不好意思,爱过你以后我再也没考虑过别人

  引导语:心很小,你住进去之后就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不好意思,爱过你以后我再也没考虑过别人

  1.

  周牧川之贱,无人能敌。

  他能够在某个大雨倾盆的下午,从城东开车到城西将自己的小表妹接出门,只为有人能陪他一起去看前女友的笑话。

  他说:“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再想想她结婚时的得瑟模样,我怎么那么开心?”

  此时,作为小表妹的我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蹲在民政局门口哭得不能自已的张红红皱着眉头道:“你太无聊了。”

  “宝宝开心就好。”他继续得瑟,然后从车座底下抽出一把雨伞,打开车门冲下去,“你等着,看我当面花式嘲讽她。”

  倾盆的大雨,仿佛要将整座城市淹没,周牧川穿着一双人字拖,举着一把小红伞,一蹦一跳地来到了张红红面前:“哎呀,离婚啦?”

  张红红抬起头,眼睛里闪过一抹错愕,显然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短暂失神之后,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站起身往前走去。

  他不急不慢地跟着她,甩着小红伞开始唱歌:“咱们老百姓,真呀嘛真高兴……”

  “看着我离婚你就开心?”张红红瞪着他,满满的恨意写在脸上,显然想将他碎尸万段。

  “这不废话,你若安好,那还得了?”周牧川越想越激动,将小红伞一收,塞进她的手里,“来,再送你一个离婚礼物。”

  张红红举着伞就准备往街上扔,被路过的环保大爷拦了下来:“小两口闹情绪,别拿东西发气。”

  周牧川笑嘻嘻回道:“大爷,您说得对。”

  张红红气得差点没拿伞把大爷给砸死,周牧川继续蹦跶:“张红红啊,你说就你这把年纪,找个条件那么好的容易吗?我要是你,就是抱着他的腿都不能离。”

  雪中送翔、落井下石都不能形容周牧川此时在张红红心中的形象,她一声冷笑,深蓝色的裙子在雨中猎猎作响,像旧时的女侠。

  “我这个年纪才嫁人怪谁?”

  她和他周牧川在一起九年,从十八岁到二十七岁,生命中最好的几年全是他的。

  “爱怪谁怪谁,说得跟我有关系似的。”周牧川人贱嘴更贱,“当初你要是等我,还有这回事吗?”

  “敢情还成了我的错了?三年又三年,你还真有脸说得出口!”张红红怒火攻心,举着手里的伞就往他脑门上砸了下去。

  “张红红,我跟你讲,你这绝对是袭警,你现在可以不说话,但是……”

  话音未落,我便看着周牧川像一只弱不禁风的小树苗般栽倒在了地上。

  2.

  周牧川是一个警察,居然。

  正儿八经的公务员,曾经在云南边境当兵,受过伤、立过功,现在在我们那一片的派出所当副所长,对解决人民内部纠纷的案件深有造诣,比如夫妻关系不和谐、邻里之间有矛盾,处理起来简直得心应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大妈打交道多了,他从以前的人贱变成了后来的嘴贱,话多又攻心。

  在被张红红攻击后的第二天,他躺在病床上发号施令:“周灿,你给她打电话,说不亲自来和解的话,我就要起诉她袭警了。”

  我一脸无语地看着他:“你就额头上破了条口子,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他将贴在额头上的纱布撕下来,冲着病房外面大喊大叫,“医生、护士!你们这样包扎伤口合适吗?这么小块儿纱布能体现出我的重伤不治吗?能激发犯罪嫌疑人最后的人性吗?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儿职业素质!”

  我撇开脸假装不认识他,哥,别说话了,我怕你真的会被医生和护士打得重伤不治。

  他让医生用纱布在他头上缠了一圈,比被人用啤酒瓶爆头还惨烈,然后继续指挥我给张红红打电话,电话接通之后,我按照他给我的台词开始忽悠:“红红姐,医生说我哥可能有脑震荡……我知道你没打他后脑勺,但是我哥这个属于脑前叶震荡,随时都有波及生命的危险。”

  周牧川冲我竖起大拇指:“不愧是医科大毕业的。”

  我只想捂脸泪奔,因为这么一个脑残哥哥,我拉低了整个行业的专业水平,使中国的医学水平在我嘴里倒退了至少二十年。

  下午时分,张红红出现了,应该是刚下班,还穿着高跟鞋和职业装,面无表情站在床尾:“周牧川,你别跟我装。”

  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嘴唇泛白。

  我曾对他的此次行为一度不解,看点儿笑话就完了呗,怎么还讹上了?

  他岔岔不平解释道:“不给她一点儿惊吓,她是不会长记性的,真以为我长得可爱,就可以随便动手吗?”

  蠢贱而不自知,非周牧川莫属。

上一篇:爱情故事
下一篇:低下头才能看见爱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