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网络红人 主播 直播

因为我不是处女......

  引导语:杰还是那么雄气勃发,只是,每次和他在一起过夫妻生活,我的心底再也无法体会到曾经的愉悦和欢快,我心里的感受到的只有龌龊和耻辱,每次都盼望他赶紧完事,滚一边去……

因为我不是处女......

  原标题为:难道就因为我不是个处女?

  大学毕业那年,作为矿上的子弟,我顺利地分配回了煤矿工作。那时候正是煤炭的黄金十年的早期,煤矿很火,很多人花10多万块钱买一个下煤窑的矿工工作,不到一年就可以赚回投资来。

  我所在的是一家大型的国有煤矿,我被安排在矿机关的调度室工作,这个部门主要负责全矿的通盘协调指挥调度和应急处置工作,每天主要守在大屏幕前监控指挥和处置各种应急事务,工作不算辛苦,但需要24小时工作。我们实行的是三班倒的制度,工作时间不够规律,轮到值夜班的时候就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很慢。

  一

  那正是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朝气蓬勃的我有着一米七的个头,长发飘飘,高挺的胸脯,傲娇的臀部,修长的身型,体态婀娜多姿,举止文雅得体,加上从小生活在矿区,是家里的独生女,家境也比较殷实,还有一点点文艺范,爱唱歌、爱跳舞,是矿上人见人夸的大美人。就在我对未来生活充满着憧憬,充满着希冀,一心想开始自己美好生活的时候,不料父亲突然患病去世,撇下寡居的母亲和我相依为命。家庭的遽然变故,让活泼开朗的我一下子无所是从,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该如何走。

  就是在那时候,我遇到了那个让我爱恨交加的男人--杰。

  杰也是我们矿上的一个职工,是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分配在矿上,在机关里坐办公室。杰相貌堂堂、身体非常壮实,身高有一米八,只是皮肤有点颜色偏重,然而与那些天天钻矿井的矿工相比,他算是好的了。

  大家都在矿机关工作,经常在楼道里见面。记不清我们是怎样从陌生变得熟识的了。只记得同科室的李大姐帮我介绍他的时候,自己的心里有一下子怦然心动的感觉。是啊,那时候自己已经27岁了,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我找对象有一个要求,就是个头不能比穿高跟鞋的我低,就这一条,就把好多优秀男孩子排除了出去。而杰不仅符合身高要求,相貌也还端正,更难得的是,他父母都在老家,孤身一人在矿上的他,完全可以住到我们家里来,帮我一起支撑起那个因父亲突然去世而摇摇欲坠的家庭,虽然没有招赘的名义,但事实也差不多。

  我们恋爱了。以媒人为开始、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实在没有太多的激情可以去讲,只是在我值夜班的时候,他过来怔怔地陪伴着我,熬过了几个不眠之夜,令我有些些许的感动。

  在他的单身宿舍里,我们第一次做爱了。杰很勇猛,很疯狂,给了我前所未有的享受和快感。当完事后,我们气喘吁吁地并排躺在一起时,我感觉到杰有过一丝的狐疑,我知道他的狐疑来自于竭力寻找床单上的那抹殷红,结果却大失所望。我暗自好笑,这个男人竟然在乎这些,27岁的大美女,你指望是个处女,做梦去吧。不过如果你在乎,我倒是可以去做个小小的修补手术。但我当时只是暗自揣度了一下,后来并没有实施。

  我们结婚了。典礼隆重而热闹,那天杰喝了很多酒,抱着我从小区大门一直走上四楼的家里,那是我从小生活的家,此刻却成为我们的新房。那天夜里,杰酩酊大醉,躺在我的身边呼呼大睡,这不是我想要的"洞房花烛夜",可是,谁能让一个醉酒的新郎重振雄风呢。

  第二天凌晨,我还在睡梦中,杰已爬在了我的身上,让我在惊诧、激动和愉悦中,迎来了婚后的第一个日出。蜜月的生活是幸福的。如果说杰有什么优点的话,那就是他的雄风,昂扬蓬勃而持久,给你一阵阵的快乐享受。客观说,他是我遇到的最男人的一个男人。

  二

  蜜月刚结束,我就发现该来的姨妈迟迟未到。我兴奋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杰,杰也兴高采烈的。我的妊娠反应在逐步加剧,可杰却对房事一刻也不肯放松。总是在每天夜里把手伸进我的睡裙。我咬着杰的耳朵低声叮咛,等儿子出生后吧,怀孕期间不敢一直乱来。但杰早已喘着粗气把我的双腿扛在了肩上,令我非常不快却又欲罢不能。只好事后打开电脑,时常查阅一些孕期房事的注意事项,每次房事时轻声嘱咐他慢点、小心。

  女儿出生了。看到不是儿子,杰的脸马上拉了下来,连尿布也不肯洗,全靠母亲来帮忙。那个时候,我们在矿区新买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杰就把他的父母从乡下接了来,与他的父母一起生活,反倒撇下我和母亲呆在旧房子里不管不顾,就由着我们两个人侍弄着嗷嗷待哺的婴儿。他们三口就像没事人一样,连看孩子都很少过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