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网络红人 主播 直播

红楼梦:虚妄的道教迷信的忠实信徒贾敬

  贾敬是宁府的老爷,因荣宁二府中宁府居长,故称大老爷,也称东府里老爷。

  虚妄的道教迷信的忠实信徒贾敬

  贾敬是宁国公之孙,贾代化之次子,贾珍、惜春之父。兄贾敷八九岁时便死了,于是由他袭了官。但他一味好道,一心想作神仙,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便把官让儿子贾珍袭了,自己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

红楼梦:虚妄的道教迷信的忠实信徒贾敬

  小说有关贾敬的描写很少,且都是虚笔带写,但所写的主要两处都见诸回目,一是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这所庆的便是贾敬的寿辰;一是第六十三回“死金丹独艳理亲丧”,死于金丹迷信的也正是贾敬。 作者以极简炼的笔墨,塑造了一个愚昧虚妄的没落世家子弟的典型。

  贾敬生日,宁府自然要给他排场庆贺。但他自认为是“清净惯了的”,不愿意往“那是非场中去闹去”,所以特地嘱咐提前来请安的贾珍:“也不必给我送什么东西来,连你后日也不必来”;“倘或后日你要来,又跟随多少人来闹我,我必和你不依”。吓得贾珍生日这天果真不敢再去,只叫贾蓉带领家下人等送了十六大捧盒上等稀奇的果品去。在贾敬看来,给他过生日最好的纪念,“莫过你把我从前注的《阴骘文》给我令人好好的写出来刻了,比叫我无故受众人的头还强百倍呢”。

  不只自己的生日不回家,就是自己的长孙媳妇死了,“因自为早晚就要飞升,如何肯又回家染了红尘,将前功尽弃呢,因此并不在意,只凭贾珍料理”。致使贾珍“见父亲不管,亦发恣意奢华”,把儿媳的丧仪铺排得超越常理。焦大醉骂中所揭明的宁国府的那些丑事,他应该负很大的责任,因为正是因为他迷恋上了虚妄的道教迷信,对家事不问不闻,才使贾珍、贾蓉之流毫无顾忌地胡作非为。所以秦可卿的判词中讲“箕裘颓堕皆从敬”,这里的“敬”便是指贾敬,作者认为他应对宁府的儿孙不能继承祖业负主要的责任。

  除此之外,贾敬只在除夕祭祖时一见,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描写,只是几笔交代他作为主祭的站立位次及如何捧菜传菜而已。以后至第六十三回,便写他因吞金服砂而突然烧胀而殁。这个愚昧虚妄的道教徒,就这样因误服灵砂,妄作虚为,过于劳神费力,反因此伤了性命。他的丧事期间,又引出了贾珍、贾琏与贾蓉之流和尤氏二姐妹鬼混之事,这又进而导致了二姐被害、包揽诉讼等一系列案件,从而为以后的事败抄没埋下了祸根。作者不仅对这个人物的虚妄迷信给予了辛辣的讽刺,而且对他因不问家事而致使家事消亡进行了严厉的谴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