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网络红人 主播 直播

MC天佑等被全网禁播,去低俗化才是喊麦行业的唯

原标题:MC天佑等被全网禁播,去低俗化才是喊麦行业的唯一出路

MC天佑等被全网禁播,去低俗化才是喊麦行业的唯

一夜之间,MC天佑和他的同侪被禁播了。

2月12日凌晨,有关部门召集各头部直播平台在京开会,要求各平台对多位主播禁播,其中包括MC天佑在内,据悉同时还有斗鱼主播五五开。

被禁的范围包括天佑将不能在各平台直播,包括短视频。平台方面也反应非常迅速,火山小视频已将MC天佑账号删除,过往短视频也被删除。

事实上,这距离天佑以2000万元价格从快手跳槽到火山小视频,才刚刚过去不到10个月。

而这场对喊麦的围剿,似乎只是个开始,新华社12日发表报道称,中宣部等多部委在2月中旬至4月下旬进一步开展对网络直播平台传播低俗暴力等违法有害信息的集中整治行动。

划重点:“对具备运营资质、传播违法违规和不良内容的,责令删除相关内容,问题突出的直播频道和直播间,立即下线整改。”

紧接着,在今晚19点30分播出的焦点访谈里,曝光了一段天佑歌颂冰毒的直播喊麦视频,歌词唱到:“冰毒你真乖,吸完想××,时间长来感觉好效果真不赖,冰毒你真妙,烦恼全抛掉……”

这下,天佑是真的凉了。

喊麦作为直播文化里最狂热的一种形式,首当其冲的面临了被监督和整顿的命运,喊麦届的扛把子MC天佑也在这次整治行动里,受到了最强烈的冲击,然而这一切,其实都有迹可循,喊麦整顿的风其实早已经悄悄地吹起。

国家管控喊麦行业早有苗头

2018年1月19日,广电总局高司长提出广播电视邀请嘉宾坚持四不用的标准:既对党离心离德,品质不高尚的演员坚决不用,低俗,媚俗,恶俗的节目演员坚决不用,思想境界、格调不高的演员坚决不用,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演员坚决不用,另外总局明确要求,纹身艺人、嘻哈文化、亚文化(非主流文化)和丧文化(颓废文化)坚决不用。

喊麦行业立刻成为了风口浪尖的对象,作为最早直播平台之一的YY已经闻声而动,迅速自我检查并火速做出了应对举措。

首先,是去MC化的“改名运动”:YY官方通过各社交平台给各大主播和公会发布了紧急通知,所有主播昵称和直播标题都不允许带MC、喊麦、文玩、交友、两性、校园等字眼。通过喊麦的形式在 YY 上走红,微博上拥有超过 750 万粉丝的李天佑从善如流的去掉了 MC 的前缀,微博上的名字从“MC天佑吖”变成了“天佑吖”,其他MC主播也纷纷卷入改名大潮。

其次,下令封禁77首热门喊麦歌曲,1000多名主播被封。YY直接出台《关于喊麦内容调整的公告》,其中包括YY直播平台当红主播天佑和阿哲的代表作。

YY直播一向是喊麦的大本营,一手发掘了众多当红MC,这次大刀阔斧的改革,预示着喊麦文化整个笼罩在了阴霾之中。

喊麦行业:低俗是它的病,也可能要它的命

MC天佑的经历几乎可以归纳为:成也喊麦,败也喊麦。

今年才24岁的他,从初中毕业的卖烤串小伙儿成为MC天王,只用了4年,从文化鄙视链的最低端喊麦届一脚跨进了主流娱乐圈,也只用了两年。

他的直播粉丝一共有2200万,每年这些粉丝为他贡献的收入在200万美元以上,天佑在公众场合曾经自曝年收入8000万,而且他强调“税后8000万”。就在一个多月前的2018年跨年晚会,浙江卫视邀请了天佑,同场的台湾天后蔡依林的酬劳是340万,天佑则是500万,而他演唱的是那首家喻户晓的《一人我饮酒醉》。

一夜爆红,日进斗金。

这是天佑存在的标杆性意义,他成了无数乡村青少年的偶像,简单粗暴的贡献了一个看似唾手可得的明星梦,一条简单可复制的致富路。

然而,一切都是一场幻境,喊麦行业从小众发展成燎原之势,只是因为借助了网络直播崛起时代的红利,而真正能决定其生死的,还是它本身的文化内涵。

从喊麦文化诞生之初,它就伴随着低俗的指控,MC天佑曾经无比激动的在直播中称“喊麦是国粹”,然而事实上,流行的喊麦歌曲,更多充斥各种文化糟粕。

比如歧视女性。MC天佑作为其中的翘楚也贡献了诸多歧视和污名化女性的作品,譬如《女人们你们听好了》,歌词“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女人,提出来我要车,我要房,我很好奇的是,你们哪里值……又有几个女人不会做饭,又特么有几个女人是处女,我相信这个时候一定会反驳我,不是处女不也是你们男人干得吗……请问你的姑娘还是处女吗?打过胎吗?吃过避孕药吗?和别人同过居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