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舍得:观众一方面认为田雨岚过分但看到她道歉时又忍不住原谅她

蒋欣永远都在剧组里。第一个电话她是在转场的车上接的,第二个电话,恰好碰上她提前收了工,不过她聊着聊着就叹了口气,因为看了一眼第二天的排期,有十多场戏要拍,早上六点钟要起床,她说自己该去背台词了。每天晚上做功课两个小时起,如此拍了两个多月,睡六小时都是奢侈。一年365天,零零散散地,她最多能休息30天。

小舍得:观众一方面认为田雨岚过分但看到她道歉时又忍不住原谅她

《小舍得》已经是蒋欣一年前拍的戏了,她的记忆很快就被新的戏覆盖掉,她很少能想起当时的故事。日常生活里她也健忘,总是朋友说起,才会记起来,「哦,还有那件事,我还跟谁谁吵过架呢」。她说脑袋全让给了台词,还有很多她特意保留下的感受——哭泣的,生气的,快乐的。她要留存这些,以供演戏时调取。

在热播的《小舍得》里,蒋欣饰演的田雨岚,行为令人窒息:鸡娃,不让孩子踢足球,随时随地炫孩子的成绩,让他表演背圆周率,热衷问别人家孩子考几分,举报老师,让钟点工女儿退出金牌班好给儿子腾名额,四处走动拉关系让儿子竞选班长。

观众一方面认为田雨岚过分,但看到她道歉时又忍不住原谅她。为了让孩子进金牌奥数班,在众人面前,田雨岚给之前举报的老师道歉,说话时憋着哭劲,泪水越积越多,眼袋都挤出分层了,「如果不是为了孩子,谁愿意赤眉白脸的,挣,挣命一样,在当父母之前,谁还没有点傲气,总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每次在角色里,蒋欣卸下强硬的一面,显露出疲惫、脆弱、无奈的时候,都忍不住让人共情,有人评论说蒋欣「就是能演出一个崩溃的、极端的、痛苦的、狰狞的极品人物里藏着的那个可怜人」,不止是田雨岚,蒋欣塑造的樊胜美、华妃角色都是如此。

2011年,因为在《甄嬛传》中饰演华妃,蒋欣走红,大家记得她总是骂「贱人就是矫情」,也记得她临死前失望透顶,哀哀戚戚,「皇上,你害得世兰好苦啊」。这部剧让蒋欣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导演郑晓龙评价她是个非常具有爆发力的演员,越是有难度,她越是能演好。

但直到6年后,她才有了第二个被大家记住和讨论的角色,《欢乐颂》里的樊胜美。到《小舍得》的田雨岚,她又用了4年。这些年,蒋欣拍戏一直没有中断过,几乎全年无休,很多剧没有水花,也有的剧被嘲出圈,在《情深缘起》里,她和刘嘉玲分别出演曼桢、曼璐,这部戏在豆瓣评分3.1,蒋欣从身材、服装到演技,都被嘲讽,她也被批评不会接戏。

蒋欣承认这是自己的弱点,但她想得很明白。她不打算要变得更谨慎,更爱惜羽毛,她要一直演下去。从8岁那年,蒋欣就开始演戏,到如今快30年了,她从孩子演到了妈妈,还想演到外婆。生活就是一部戏接着一部戏,如果一段时间不演戏,她不知道待业要做什么,「我这么热爱表演,就只能在家对着镜头演,那多无聊!」

以下是蒋欣的自述——

文|翟锦

编辑|姚璐

1

最开始田雨岚的角色找过来的时候,我拒绝了。其实我不太能够理解田雨岚,太陌生了,我离这个角色很远,未婚未育,没带过孩子,眼神里不慈祥。

后来他们又约我见面,诚意真的很打动我,而且演员的阵容让我眼前一亮,我想如果错过了,以后很难有机会合作,所以还是咬紧牙关,硬着头皮上。

田雨岚逼着孩子学习,像抽陀螺的鞭子,不停地抽。我从小家庭教育的氛围比较自主,所以我不太清楚,还会有这样的家长存在?

我当时做了很多工作,让自己去信服角色。我加了一些家长群,也会问朋友,她们会跟我讲她们见着的一些「鸡娃妈妈」,教育孩子到自虐。也看了一些纪录片,有一个爸爸为了孩子放弃了工作,孩子不会的时候,他自己几近崩溃,躲在角落里哭。

当我知道所有事件是真实存在的,我就把自己搁田雨岚里,也会给这个角色加一点点色彩。

田雨岚家里有一面放奖杯的墙,最中间空了一个。我当时一进到场景,就突发奇想,问导演,为什么不给我留一个空?他说为什么要留空?我说因为要留着放奥数杯赛的最高的奖杯,这是我逼孩子的动力,没有放奖杯的洞,永远看着空空的,我永远都在想:孩子,你一定要把这个C位给我填满了,等你什么时候填满了……这些词加了很多。我永远都看着这面墙,每天吃饭我都面对着,我不高兴了会看它,我高兴了也会看它。我觉得我的孩子受伤了,我会看它。我觉得我被孩子伤害了,我也会看它。

上一篇:家有儿女中饰演鼠标的演员张艺文 在社交网站上发了个帖子
下一篇:盘点五部以为大火结果凉凉的剧集

网友回应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