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影视作品的文本缺陷被“爽”所掩盖

《赘婿》火了,说实话颇有些意外。戏台上的这点事儿,有的时候真是说不清。一个演员能不能为大多数观众接受与认可,除了本身的“能耐”之外,往往还真要靠一些叫做缘分的东西。从《庆余年》中的范思辙到《赘婿》中的宁毅;从《漫游记》到《奔跑吧》,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综艺节目,作为影视演员的郭麒麟,显然比乃父更具有“台缘”。

然而,笔者始终认为,一部剧作能够成功或者至少说能够成为话题,单靠某位主演的观众缘以“人保戏”,显然是不够的。“回归文本”从来不是,也不应是一种仅具有文学理论研究意义的无力空喊,“内容为王”仍旧是影视评论颠扑不破的真理。因此,在笔者看来,是否有一个成熟的精致的文学底本,依然是影响一部影视作品得失成败最为重要的充分不必要因素之一。

当影视作品的文本缺陷被“爽”所掩盖

考虑到观众群体的不同,网剧《赘婿》对同名网络小说进行了有意识的改编,但仍没能避免评分的下滑,图为《赘婿》剧照

新趋势:以网络小说为文学底本创造出不少话题剧

一个专门全新创作却尽善尽美的剧本毕竟难得,拿在文学市场上已经飞了一会儿的成熟IP改编,显然是当前影视剧创作领域最为事半功倍的巧门:一方面原作已经经过读者和评论界的检验,本身质量有一定保障;另一方面,原作自带流量与粉丝,改编剧作后期宣发也便当很多,何乐而不为呢?事实上,文学佳作的剧作改编也并非是什么新鲜事,从《柳毅传》《西厢记》等传奇话本,到四大名著、《聊斋志异》等古典小说,再到《一地鸡毛》《尘埃落定》这些当代文坛获奖作品,自上个世纪以来就有各种被改编的历史,历历可考。

真正值得关注的新趋势,是近一段时间以来影视剧对于“网文”改编的热衷。必须承认,网络对于人类生活的冲击是颠覆性的,网络时代的一切人类活动都开始有了线上与线下的新分野,许多司空见惯的事物以网络之名出现了新的样态,譬如“网文”与“网剧”。有意思的是,自“网剧元年”2007年的《迷狂》始,不过区区十余年的颉颃,今日的“网剧”与传统的“电视剧”,无论在内容、质量还是播出时间、受众范围等方面,都全面完成了同步与融合;除了传播介质的区别,今天的观众恐怕很难说出网剧与电视剧其他的不同了。但“网文”的发展途径却与“网剧”大相径庭,其与传统纸媒发表的文学作品至今似乎依旧泾渭分明,甚至愈加壁垒森严。传统文学愈加“严肃”,居庙堂之高,堂皇庄敬,代表某种雅正之乐,有时难免有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网文”则似国风俚调,轻松活泼,摇曳多姿,虽有下里巴人之诮,却拥趸者众。仅就题材而言,“网文”显然更具丰富多元的色彩,除了历史、军事、言情、家庭、商战等等与纸媒文学共享的常规题材之外,奇幻、宫斗、灵异、穿越等不见容于“正统”的题材则在网络的平台上找到了生存的缝隙,甚而大行其是,蔚然成风。而影视剧的创作似乎正看中了网文的这“独一份”,对此类网络文学作品的改编热情方兴未艾。事实上,从《甄嬛传》《琅琊榜》到《庆余年》《陈情令》,网络小说出身的文学底本是创造出了不少引领一时风潮的话题剧的。

而今次同样改编自网络文学的《赘婿》也成为了眼下最为热议的影视剧。

有趣的是,此番《赘婿》的“火”,既不是万人空巷式的一致好评,也并非一片负评造就的“黑红”,而是真正站在争议的风口浪尖上,知我罪我,任人评说了。造成这种独特境遇的根源,我以为仍然是文学底本的问题。很特别地,《赘婿》改编自一篇同名的、自2011年连载至今仍未完结的“男频爽文”。所谓“男频”,即网络文学网站上的男性频道,受众目标很明确,以男性读者群体为主;所谓“爽文”,则特指那一路主人公升级打怪时外挂全开,顺风顺水,时时得贵人提携,处处有巧合相帮,顺便还收纳一众后宫的写作套路。我并未拜读过原作,但从11年连载至今,仍有一众粉丝苦苦追文、不离不弃,不难想见,原作是有其过人的精彩之处的。笔者甚至看到有人高度评价《赘婿》是文笔最好的爽文。由之改编的影视剧,能够得到众多观众的喜爱与好评,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谈改编:文学的观照与追求不应该仅仅是“爽”

但剧版《赘婿》之所以如此为人争议,显然是成也男频爽文,败也男频爽文。或许是考虑到电视剧受众群体性别结构的不同,剧版相对于原作“男频”色彩进行了有意识的改编。男主宁毅与正室苏檀儿成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绝世真爱,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其他诸位后宫则成为纯洁的友谊,甚至还出现了特别讨好女性观众的“男德学院”“以妇为纲”等桥段。然而,这样的改编似乎并不令观众买账,原著粉固然觉得剧版毁掉了心中的圣典,差评;秉持女性立场的观众却仍嫌改编不足,宁毅男主光环太重,苏檀儿事事仍要依靠小赘婿,贬低和消费了女性……正所谓众口难调,刻意想讨好各个群体,最终恐怕只能落个猪八戒照镜子的尴尬境地。

上一篇:小宋佳:女演员的人生下半场
下一篇:红色主题电视剧如何实现年轻态的流行表达

网友回应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条)